“野生摄影大师”刘涛:上班抄水表,下班扫街拍照

Grinch, 意为扫兴的人,这是合肥的抄水表工人刘涛给自己起的网名。但他的街头摄影作品却一点都不扫兴,相反的,他把合肥的市井日常拍出了布列松(世界著名的人文摄影家)的味道,真实的、荒诞的、幽默的、讽刺的、温暖的……2014年10月20日,刘涛终于在网上走红,网友为之惊艳,叫他“野生的街头摄影大师”。

70651c7dgw1ev7vx6m19pj20rs3tsx6q(1).jpg

刘涛的街头摄影,像一幕幽默短剧

当时,三联生活周刊的微博贴出他的作品,在24小時內被转发了4万次。一年多过去了,刘涛换了贵一点的相机,参加了不少摄影展,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去了台湾和香港,还在LENS杂志的帮助下,准备出版自己的摄影集。但他的日常生活却没怎么变,他还在合肥,每天出门做两件事:抄水表、扫街拍照

野生摄影师:钩子、笔、相机

刘涛确实“野生”,他没有受过科班训练,年近30才开始摄影。他对摄影资讯的获取绝大部份来自网络,走红之后觉得“没底气”,开始钻研摄影史。不过他小时候学过画画,平时最喜欢模仿井上雄彦的风格画点漫画。

他是中专学历,家里边托人把他安排到合肥自来水公司,国企,年收入5万左右,在合肥算中等偏下。在水厂上班空闲时间多,他就常在本子上用圆珠笔、钢笔画漫画,但后来调去前线抄水表,整天在室外,就没时间再画了。

抄水表的日子单调又重复,他每天一个人骑着摩托出去,带着钩子和笔,在街上弯腰抄一块表,再走30米50米,又停下抄另一块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络论坛看到关于街头摄影的内容,又接触到森山大道的作品,就产生了拍点东西的念头。

森山大道.jpg

街头摄影师森山大道(图片来自网络)

“看森山大道在别的国家、别的城市扫街,后来我想,其实我在自己的城市也可以这样试试。”刘涛非常钦佩森山大道对摄影的理解,他说,森山大道是真正读懂街头的人,是他的精神领袖。

就这样,2010年,刘涛买了跟森山大道一样的理光GRD3相机,挂在脖子上,开始了扫街摄影的尝试。他早上8点上班,领表卡出门抄表,中午休息时间就去扫街,下午两点半再继续抄表,五点多下班,再继续扫街。他也没有周末,每天就这么过。他迷上了拍照,一年四季,寒暑不停,每天都去扫街。

“生活单调,但拍照不一样,每天都拍到新的,虽然拍照的范围还是固定的,但每天经过的人、发生的事情都是不一样的。”刘涛说。晚上回家,他先哄孩子睡觉,然后整理今天拍的照片,隔一段时间就发布在自己的微博(http://www.weibo.com/grinch1982#1449302099020)上,至今已拍了两千多张。

街头摄影.png

刘涛的微博

拍照也是阅读社会,每个瞬间都有意义

刘涛拍得多,但不是随意拍。他注重照片的内容,每张照片里出现的动作和人,背后都有他的思考。

“我不会随意地按下一个快门,去发泄一下。”刘涛说,他在街上捕捉的画面虽然看似是平凡场景,但往往包含他对当下生活的理解,对社会的看法。他觉得拍照也是阅读社会,“一个中国三线城市也有独特的东西”。他形容自己的摄影风格是“现实与理想、真实与荒诞,一部夹杂着幽默和讽刺的悲喜剧”。

街头摄影.jpg

打哈欠的大叔和鬼脸面具的表情奇妙的相似

在他的照片中有很多奇妙的类比和组合,例如在同一张照片里出现胖大叔圆滚滚的肚子和街边的西瓜;在台阶上斜躺着歇息,却意外与广告女模姿势惊人一致的工人;欧式的女神雕塑被晾衣架遮去了一半,仿佛女神在帮合肥市民晒被子。

街头摄影.jpg

街头摄影.jpg

街头摄影.png

刘涛对这种摄影方式很感兴趣,捕捉一些瞬间让本来没什么关联的事物产生联系,或者把一些街头的物品、一棵树拟人化,让它产生意义。

不过,好玩不是刘涛摄影的全部,他真正想要拍出的照片,是“像电影场景一样的”。这个用词来自于他看的许多其他街拍,刚开始拍照时,他不知道该怎样去拍,于是看了许多其他城市的街头摄影,觉得“非常有电影感”。“我就想把城市里的人拍得精致一些,比如他的一个表情,某个瞬间,捕捉到了,就构成一个这样的人物。我想把每个人闪光的一面记录下来”。刘涛说。

街头摄影.jpg

在铜像前奔跑的少女

他也拍了很多工人,但不是刻意挑选题材,只是不管天气多恶劣,总能在街上撞到这些环卫工人、保安。他不想直接记录工人生活的窘迫,或者把工人的辛苦放大,反反复复放在网上给人看。他想要让这些平凡的工人,也能在照片里有自己的一种“范儿”。

街头摄影.jpg

街头摄影.jpg

街头摄影.jpg

街头摄影.jpg

刘涛镜头中的工人

刘涛说,每个人都是丰富的,例如环卫工人也不总是扫马路,有时会停下来看报纸、抽烟、喝水、发呆,或者和家人打电话,“会有很精彩的表情”。

街头摄影.png

“我是真心喜欢街头摄影”

在街头拍了5年照片,刘涛的生活终究发生了改变。这些改变有好的,也有“烦人”的。但刘涛说,摄影给他的帮助特别特别大,甚至改变了他对价值、社会、世界的看法。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人不太一样,因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但也没什么,“这并不是坏事”。

成名之后,刘涛接到很多邀约,有人请他去报社上班,收入也会高一些,但他还是想拍街头,就拒绝了。也有人送他手表,条件是让他给手表拍一张照,放上微博做广告。还有人找他拍汽车展、桃花节之类的商业照片。

刘涛收入不是很高,但他说自己就是不乐意拍这些。“我不看重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不需要。跟同事说这些事的话,他们会觉得你傻,拍几张照片就有钱拿,干嘛不拍?”

街头摄影.jpg

刘涛说,街头摄影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

还有媒体公司曾经联络他,说要给他10万,让他代言,刘涛觉得“太夸张了”,“就像考验你这个人一样”。但10万块的费用,或许能帮他出版一直都想有的个人摄影集,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但却被对方放了鸽子。他也从此下了决心,不再理会这些事,继续好好拍照。

刘涛坦言,“现实社会,谁都想过得好一点”,但转念一想,“如果真的收入很高,天天应酬,有各种饭局,就不可能那么长时间呆在街上”。而且街道给他很多反馈,那些想要的瞬间发生了,确实出现在照片里,是对他莫大的鼓励。

街头摄影.jpg

街头捕捉的灵动瞬间

他也不想做商业摄影,归根究底还是无法放弃街头的风景。他怕自己拍了商业照片,很快赚到一千两千块钱,再对比街头摄影的辛苦和低回报,就会“一去不返”了。

一年四季在街头,他付出不少,每天中午牺牲休息时间,在街上度过,晚上就在街上吃点馒头。每天在街上跑,花销也挺大,有时候他自己也会算,今天花了50元,明天花40元,但还是坚持。“我是真心喜欢街头摄影。”

刘涛也想走在欧洲的街上,看看“艺术的殿堂”,但没有其他的收入能支撑他买机票,想想还是“挺尴尬的”。但他想了很多后,觉得留在合肥,却也不是坏事,因为合肥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他也一直在原地阅读这个城市,“这很重要。”

街头摄影.png

“流鼻涕”的雕塑

最近,他调了岗位,从只抄水表变成监督加抄水表,工作轻松了一些。他还是天天扫街拍照,合肥的11月很冷,最新一辑的照片里充满冬天的雾气。他的微博简介一如既往的是那一句:Street Photography is a very important part of my life.(街头摄影是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

采访的最后,他沉下嗓子说:“想想自己这几年来没有虚度,周围的东西也没有改变我。我现在也还和以前一样。

街头摄影.jpg

刘涛给工友们的建议:

“即使是工人朋友,没有很贵的器材,只要真正喜欢摄影,就可以在自己的周围,在生活和工作中发现值得拍摄的题材。”

他强调摄影师情感的投入,“把自己的一些想法映射在相片里”,这些想法可以是美好的,也可以是烦恼,例如今天工作的苦闷,或是生活中感受的压力。影像的神奇之处在于,可以跨越语言的界线,让别人解读你。

刘涛说,要拍出好的照片,一定要经常拍摄,而且器材也不需很贵,用微单或者定焦的小型相机,随身携带,见到好的场景就拍下来。在他看来,摄影是内容为王。

(原文刊於尖椒部落,http://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438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