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春晚女主持范雪琴:相信自己最棒!

范雪琴个子小,在人群中显得特别扎眼,一头卷发有几分俏丽,爱笑,也沉稳。和范雪琴在深圳见面,是在星期天的午后,她匆匆忙忙地赶到地铁站,原来是和成人会计学校的老师请了假才出来的。这是她在深圳打工13年后,第一次有机会重返课堂。

2002年,19岁的范雪琴念完初中就辍学了,家里有5姐弟,供不起她这个二姐再往上读了。她独自一人背着包,坐着大巴车到了深圳,开始漫长的打工生涯。2015年的最后一天,已经32岁的她突然接到消息:她成为了2016年打工春晚的女主持。

打工春晚女主持范雪琴.jpg

范雪琴在跳“挣脱枷锁”舞蹈 图片来源:深圳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

这一天,范雪琴和往常一样去印刷厂上班。她平常负责跟单工作,在电脑前收发资料、合同、账单等等。2004年,好学的她花了两百块钱报班去学电脑办公软件,终于在8年后从车间走进了办公室。

而就在这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一封电脑桌面上弹出一封新邮件提示,发件人是2016打工春晚导演许多:“今年打工春晚的女主持,就是你啦!”范雪琴又惊又喜,这份新年礼物来得太意外了,她说:“我乐了一整天。”

11月的时候,她在深圳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的微信群里收到上一届打工春晚女主持丁丽的消息,丁丽鼓励中心的女工报名应征第五届打工春晚的女主持。她思前想后,打不定主意,心里蠢蠢欲动,又怕选不上。最后在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晚上11点,她写了一封申请的简历发了过去。

接触劳工NGO,找到同道工友

2005年,范雪琴从“工友书屋”开始接触到劳工NGO组织,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工友。她在简历中说:“我们有着相同的价值观,互帮互助,共同维护工人权益,我也喜欢群体活动,和工友们打成一片。”那时候,她刚来深圳3年,还在一家工厂的仓库管物料,住著20几人一间的工人宿舍。晚上下班,她总路过工业区里的工友书屋,当时害怕要收费,一直没敢进去。后来,工友拉她去参加活动,她也成了主办工友书屋的小小草信息咨询中心的一名义工。也就是在这里,她第一次学到了劳动法的知识,也第一次登上大舞台,去唱歌、跳舞、主持。

从那以后,她一有业余时间就帮著组织和主持各种户外郊游和室内活动,还做起了小组组长。她在活动中熟识了一大批姐妹,她逐渐体验到,站在舞台上主持、跳舞、唱歌的快乐,是千篇一律的工厂生活从未给过她的。然而,2006年,她第一次从舞台上获得另外一重感触,自此,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每一次上台的意义来。

女工最牛.jpg

第三届女工最牛活动上,范雪琴在舞台表演 图片来源:范雪琴提供

那一年,一群工友为帮助一位有精神障碍的女工,在工业区策划了一场募捐晚会。这位女工因为精神障碍的缘故,在厂里受到歧视,也需要钱治病。一位过路的工友默默地往募捐箱放了点钱,义工们让他留个名字,他婉拒了。被此场景触动,工人歌手董军写下了一首《有你在身旁》,在当天的晚会上由范雪琴和女工民谣歌手段玉一起首唱。这首歌后来被收进了新工人艺术团的专辑。“也许只是擦肩而过,可你却向我伸出了手……“伴著董军的吉他声,范雪琴看著台上台下的人,深深地感动了。她心里明白了,舞台就如人生一般丰富,每一次主持和表演,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一年后,她辞去做了5年的仓库工,离开深圳,出了人生第一趟远门儿──去北京的社区姐妹行机构接受培训。她和另外一名工友一起被小小草中心推荐,先后在北京和深圳交叉实习,总共过了半年离开工厂的日子。那年,24岁的她第一次去北方,也第一次看到了雪。她还记得那是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她起床上厕所,突然发现地上怎么白白的呢,原来是下雪了!她一下就兴奋得没了睡意,发信息给朋友们说:”我这儿下雪了!“朋友们笑她这个南方姑娘,下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段玉却为她写了首歌,叫做《我在北方看了一场雪》。天亮了,她们和在北京结识的电梯女工一起跑上雪地,开心地打闹,笑成了灿烂的花儿。

打工春晚女主持范雪琴.jpg

范雪琴(右二)和工友一起在雪地上玩耍 图片来源:范雪琴提供

回深圳后,她本想应聘做小草草中心的工作人员,最终却还是追著男朋友去了对方的老家,一个看不够雪的地方──东北吉林。2010年,挂念深圳的两人还是一起回来了。离开两年多,范雪琴像是回到原地,又再一次进了血汗工厂。

面对工厂压榨,她用劳动法捍卫权益

这是一家塑料玩具工厂,专产一些超人模型之类的儿童玩具。范雪琴所在的车间有许多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工,每天都要连续工作12小时,而工作内容,只是一个动作:用指甲剪把机器压的塑料毛边剪去。车间的工作从早上8点开始,每人的工作量根据所剪玩具的重量来定,范雪琴负责的玩具是穿披风的超人,她一天要剪够1万个,才能下班。

负责巡逻检查的组长会时不时拿起剪好的玩具,看看毛边是不是剪干净了,如果不合格,还要重剪。有的工友特别卖力,为了按时按量完成工作,甚至不吃饭。每天晚上8点,组长会给她负责的玩具称斤,估算到底够不够数。1个半月以后,范雪琴崩溃了。”太辛苦了,又很烦,很无聊。我就辞了。“她说。

但辞工却没有那么容易,厂里边说她刚来,不让辞。范雪琴生气了,她在小小草中心学过劳动法知识,她知道自己签了劳动合同,现在还没到三个月试用期,要辞职只要提前三天通知就行了。她知道有的工人因为不懂劳动法,又住在厂裡的宿舍,厂里不让走就真以为没办法了,东西也不拿,工资也不拿,就揣几件衣服,走了。但她不上这个当。她说:”我辛辛苦苦干活,凭什么不拿工资就走?我要拿。“于是她就一级一级往上找,从组长找到科长,再找到厂里的人事部,把劳动法知识搬出来讲了一大通。第二天,厂里立刻给她结了工资,放她走人。”这是我第一次运用知识去捍卫我的权益。“范雪琴说。

她20岁都不到就一个人出来打工,个子又长得小,还不能说家乡话,一直没少吃苦。学会保护自己,都是后来的事。

打工春晚女主持范雪琴.jpg

范雪琴和工友在一起合影 图片来源:范雪琴提供

从受骗女生到靠谱大姐

当年离家之前,她再没有书可以读,天天就在家想著,妈妈会不会哪一天改变主意,又让她继续念书呢?然而和她父亲、姐姐一样,她最终成了雪花一样飘在外面的打工工人。

刚出来的时候,她借宿在姐姐的合租房,叔叔介绍她进了工厂,对方却说要高中学历,她初中毕业,只好蒙混过关。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厂里的工资却少得可怜,一个月只有几百块。她年纪小,老想家,又买不起手机,就买了便宜的IC卡,每星期给家里打一次公用电话,一张卡能用一个月。工作3年,她终于在2005年给自己买了第一部手机,花了700多元,还是彩屏的,拿在手里很是高兴。结果有一天,她一个人走夜路,被一个深圳本地的女人用一款三星手机的塑料模型,就骗走了新买的手机。她还站在和那人约好的公交车站等著,夜里11点多了,她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是被骗了,一下子脑子就空了,不知该怎么办,只好一个人趴在高高的天桥上哭。

打工春晚女主持范雪琴.jpg

范雪琴和工友一起跳“挣脱枷锁”舞蹈 图片来源:深圳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

这些10年前的往事,她都记得很清楚。现在的她成熟、沉静,在工友和姐妹中是靠谱的大姐,走上舞台,就是自信开朗的女主持。接受采访的时候,她男朋友打来电话:”你在干嘛呢?“她说:”有记者来采访我呢。“电话那头的男友笑她:”你怎么那么美呢!“她只是温馨地笑。接完电话,她很快要排练打工春晚的舞蹈节目《挣脱枷锁》。这是在一条小巷深处,深圳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的一个二楼活动室,她坐在一群女工中间,听老师讲舞蹈的意义。这个舞蹈节目起源于2002年的戏剧《阴道独白》,反对妇女暴力。她们挥动双手,时而合十,时而打开花圈,这些动作是在说:“我跳,因为有爱。我跳,因为有梦”,“我们是美好的,美好的生灵。”

1月20日,星期三,范雪琴已经请好了假,要再次到那看过雪的北京去。这一次,她是去见打工春晚的主办方、导演和主持搭档崔永元(初定)。那份令她被选中的简历中,她在舞台经验的最后写著:“相信自己,我就是最棒的!”

(原文刊於尖椒部落,http://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452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