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夠虐待女性的族長會議,巴基斯坦女性自組「姐妹會」

7月15日晚,由於在社交網絡上載大尺度相片挑戰社會禁忌,年僅26歲的巴基斯坦網絡名人 Qandeel Baloch 在木爾坦的家中被親兄弟 Waseem Azeem 活活勒死;4月29日,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小村莊 Sadyal,17歲女孩 Ambreen Riasat 燒焦的屍體在一輛汽車中被發現。由於鼓勵和幫助朋友尋找自由戀愛的婚姻,她在家中被13個巴基斯坦男性帶走然後掐死,最後在這輛車中被焚屍。

無論是勒死 Qandeel Baloch 的 Waseem Azeem,還是殺死 Sadyal 的當地族長會議(Jirga)領袖,都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基於伊斯蘭教義的「榮譽處決」,絲毫不感到後悔。

榮譽處決

榮譽處決一般指榮譽謀殺。是指兇手謀殺家庭成員以達到挽回家族榮譽的目的,受害者幾乎都是女性,被殺害的原因主要是「失貞」和「不檢點」,常見的情況有被強姦,被懷疑通姦,打扮時髦舉止輕浮,拒絕被指定的婚姻,想要離婚等,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更極端的情況。兇手絕大多是為男性,多和受害者有較近的血緣關係。據聯合國統計,全球每年有5000人死於榮譽謀殺。(資料來自新華網)

族長會議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一些部落古老的地區議會,成員全為部落中的年長男性。族長會議至今仍在許多部落中取代甚至凌駕於司法體系之上,可以對部落中發生的事進行商議,並行使包括石刑、火刑在內的死刑刑罰,甚至可以判處所謂觸犯教義的女性被輪姦。而對童婚新娘、女性遭受羞辱等事件,族長會議則常常選擇視而不見甚至成為加害者的幫兇。

 在目睹大量女性陷入慘劇之後,39歲的巴基斯坦女性 Tabassum Adnan 曾嘗試加入傳統的族長會議中發揮影響,防止更多女性被殺害,但被族長們拒之門外。2013年,Adnan 眼見一個少女被男性潑酸性液體而毀容,但族長會議卻置之不理,由此下定決心,創辦了女性自己的族長會議——姐妹族長會議(下稱姐妹會)。

到2016年,她成立的姐妹會已經有25個常駐成員,全為女性,上門尋求幫助的當地女性也已經達到近千人。Adnan 因此獲得了國際婦女勇氣獎和曼德拉獎。

我為自己的權力,為我們女性的權力,為每一個受壓迫的人的權力,挑戰了固有的規則。

巴基斯坦姐妹族長會議創辦人 Tabassum Adnan

「榮譽處決」和童婚新娘

巴基斯坦部落地區的民眾至今仍嚴重依賴族長會議解決糾紛。早在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巴基斯坦的一些部族領袖就被賦予榮譽頭銜,所有地方事務都歸於族長會議管轄。為了防止叛亂,英國人還廢除當地居民在政府司法體系中的法律代表,進一步擴大了族長會議的權力。此外,巴基斯坦的法院腐敗不堪,收費相當高,且有些案件處理時間長達數十年,這也導致了不收錢的族長會議更受歡迎。

而令族長會議在近年頻頻登上國際媒體頭條的,是「榮譽處決」事件,以及大量被揭露的童婚新娘悲慘案例。女性會因自由戀愛、被人強姦、甚至在有男賓的婚禮場合唱歌跳舞而被視為「不榮譽」,因而遭到族長會議的處罰。

族長會議認為,女性根本不應該站出來反抗。曾有一名族長會議的男性成員這樣評價被強姦的女性:「如果她是一個得體的女人,她永遠都不會走上法庭,而是好好地坐在家裏,保持安靜」。

相比之下,人權組織對童婚新娘案例的統計相對完整一些。童婚新娘是為解決家族或部落紛爭強行嫁娶幼女的習俗,往往由族長會議裁決,在巴基斯坦的普什圖省、旁遮普省、俾路支省和信德省十分猖獗。巴基斯坦童婚新娘的平均年齡大約在5到9歲之間。2013年,每隔兩天就有約180個童婚新娘的個案被舉報。

因為這種特殊的嫁娶形式,童婚新娘在夫家往往成為復仇的靶子,遭受毆打、強暴以及精神折磨,許多童婚新娘因此早逝。

在普什圖省,12歲的女孩娜西亞就是一名童婚新娘,族長會議在她5歲那年把她和兩隻羊、一塊地一起判給因她舅舅殺人罪而受害的家庭,作為賠償。而成立姐妹會的 Adnan 自己也是一名童婚新娘,在14歲那年被迫嫁給一個老自己20歲的男人,受盡20年的折磨後終於得以離婚,「我為自己站了起來,結束我的痛苦。」

姐妹會:阻止法律不能阻止的事

族長會議種種不人道的裁決,已經迫使巴基斯坦當局不得不通過法律來阻止他們。早在2004年,巴基斯坦地方法院就曾判定族長會議的某些裁決違背法律;2004年,巴基斯坦國會通過刑法修正案,規定強迫童婚是一項罪刑,涉案者最高可處10年監禁,地方法院隨後據此推翻了60件涉及童婚新娘的族長會議裁決。

到2011年,時任巴基斯坦總統扎爾達里(Asif Ali Zardari)再次簽署修正案,規定部落區的民眾有權對地方政治組織做出的決定提起上訴,並禁止連坐懲罰;2012年,巴基斯坦國家最高法院正式裁決,族長會議是非法的、違憲的。

但實際生活中,部落區的族長會議仍舊有效運行,「榮譽處決」和童婚新娘的裁決仍在發生。巴基斯坦人權觀察組織成員 Tahira Abdullah 說,政府應該更進一步通過法律取締族長會議,「無論多少性別暴力事件發生,族長會議一天不被取締,巴基斯坦就不會告別『榮譽處決』和其他針對女性的殘忍暴力」。

但姐妹會創辦人 Adnan 認為,改變法律並不是最迫切的事,因為現有的法律也並沒有有效落實。她認為,改革族長會議,在會議中傾聽女性的聲音,才是更有效的辦法。她還希望政府能資助類似姐妹會的女性族長會議。

姐妹會成立至今,最出名的兩宗案件是幫助被酸液所傷的女孩 Tahira 在臨死前取得大量媒體關注,以及 Adnan 本人衝到婚禮現場阻止了一場13歲的童婚新娘婚禮,並令女孩重返學校。姐妹會還致力於讓女孩接受更多教育,獲得更好的醫療保障,以及保障女性的投票權。

16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統計,巴基斯坦七成女性在16歲或以前就已經結婚。

聲音

他們(指姪女的夫家)從沒有來過她的墳前,也未向我們家屬致哀,只說了一句話:我們終於報了仇。

巴基斯坦老婦人羅費卡(Rafaqat),她的11歲姪女被嫁作童婚新娘後難產而死

每年都有各式各樣保障女性的承諾,但到了年尾卻一項也沒落實。

巴基斯坦人權委員會

將來我要禁止童婚新娘的習俗,而且我要把這麼做的男人關進監牢。

10歲的巴基斯坦女孩瑪南

族長會議

族長會議是一種傳統議會,供與會領袖基於伊斯蘭教義達成共識,做出共同決定。在普什圖人中,族長會議比現代成文法或既定法律出現得都要早,最初是為了防止部落戰爭。絕大多數現代族長會議存在於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族長會議成員全部須為年長男性,為個人之間解決爭端,也討論地區的政策。在刑事犯罪行為中,族長會議常起到法庭的效用,可以判處石刑、火刑、死刑甚至輪姦。在巴基斯坦的一些傳統部落地區,真正的法庭並沒有實權,實權都落在族長會議手中。2004年4月,巴基斯坦信德省最高法院出台針對族長會議的禁令,但被無視。(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來源:Global PostRFE/RLThe Citizen關鍵評論網

(原文刊於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718-dailynews-pakistan-jigra-wome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