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相不好而被嫌棄的蔬果,正是解決饑荒的良藥

夏季來臨,你在歸家路上經過蔬果攤,發現新鮮解渴的西瓜已上市。你停下腳步,手指掠過那幾個顏色不均勻的、不夠綠的、條紋不夠清晰的、形狀不夠渾圓的、有奇怪刮痕的,最後選擇了最漂亮的一個,心滿意足地買回了家。

雖然你也許不想承認,但和看人一樣,大部分人在挑選食物時,是會「看臉」的。長得漂亮、沒有瑕疵的蔬果,總是最先賣光,去晚的人就只能買到「歪瓜裂棗」;而農場和商店的員工也十足聰明,總會把最漂亮的蔬果擺在最前。

但這樣一來,那些賣不出去的「醜果」最後都去了哪裏呢?那些因為長得奇形怪狀,而連被採摘、擺賣的機會都沒有的「醜果」,又去了哪裏呢?

在如今的市場上,蔬果如果不能做到完美無缺,就會沒人要。

美國蔬果零售商 Jay Johnson

答案是,它們中的大部分,都被浪費了。有的爛在田裏,因為農夫知道這種賣相很難賣得出去,而收割採摘和儲存也需要成本,乾脆放棄;有的「僥倖」來到批發市場,卻因為賣相不佳而被超市成批退回;有的披荊斬棘終於登上貨架,但沒人看得上它,最後也只能被超市丟棄。

聯合國數據指出,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食物在生產、收割、運送、消費的不同階段被浪費,價值約9700億磅。若按食物種類分,全球每年有近三成的穀物、超過四成的根莖類和薯類以及蔬果、超過二成的豆類和菜籽類以及肉類、超過三成的魚類和海鮮類,以及近二成的乳製品,都被浪費。

而與此同時,全球尚有8億人處於饑荒之中,隨時面臨食不果腹,甚至活活餓死的風險。另外,全球食物生產導致的環境破壞中,這些浪費的食物也有「功勞」。如果全球浪費的食物是一個國家,那它排放的溫室氣體總量將進入全球前三,僅次於中國和美國。

儘管這些食物並不都是因為醜陋而被浪費,例如在不少發展中國家,種植和儲存設施落後、運輸慢等也是造成浪費的原因,但在大部分發達國家,大量的浪費都源於大型連鎖商店對食物賣相的要求。

看臉:食物界的「潛規則」

在南美洲秘魯,農場主 Luis Torres 每年要扔掉350萬磅的洋蔥。原因自然是賣不出去,因為這些洋蔥個頭太小,或是不夠圓、有瑕疵。農場的主要盈利依仗北美和歐洲的大超市,但這些市場對洋蔥賣相的要求很高,不要「殘次品」。秘魯本地又沒有這麼大的需求量,不足以消化這些歐美看不上的洋蔥,唯一的選擇就是扔掉。

儘管心痛, Torres 從沒試過跟挑三揀四的超市口吐怨言:「如果我抱怨了,超市下次就找其他農場了。我是個很實際的人,我又改變不了這些規則。」

在非洲肯雅,一位農場主每週要扔掉40噸綠豆、西蘭花、蜜豆和紅花菜豆,原因是不符合歐洲市場對食物賣相的要求。而這些食物,足以讓25萬人在一週內填飽肚子。

在美國,匿名農場主對總在最後一刻才反悔的大超市心懷不滿,「他們會在50個籃子裏找到一顆頂部爛掉的生菜,然後說:『我們不要你的生菜,這通不過農業部的抽查。』」但農場主終究不敢得罪大超市,「下次他們就再也不會從你這進貨了。你要為了少虧這8000美元,去放棄500萬美元的銷售額嗎?」

但超市也有苦衷:「只有最漂亮的食物才能讓消費者掏錢。」美國食品銷售協會副主席 Rick Stein 說,美國食物的銷售額與賣相及品質是直接相關的。美國社企 Food Cowboy 創始人 Roger Gordon 說,新鮮食物佔據了大超市總利潤的15%,而如果在進貨的時候對賣相的要求放寬50%,利潤率就會由1.5%驟減到0.7%。

大超市明白,消費者只喜歡外觀理想的蔬果,例如又圓又亮的蘋果,筆直的、帶點幼芽的蘆筍,如果某家超市的蔬果比較醜,消費者就會去別家。超市要在競爭中盡量迎合消費者,農場要在競爭中盡量迎合超市,醜果被淘汰,這就是食物界的「潛規則」。

拯救「醜果」的一百種方法

專家批評市場把消費者「寵壞」,呼籲放寬食品市場的准入標準。在聯署網站 Change.org 上,超過15萬人聯署要求零售業巨頭沃爾瑪(Walmart)停止「歧視醜果」的行為。

對待「醜果」,除了直接扔掉,最常見的處理方式就是降價賣出。而沃爾瑪在輿論壓力之下,的確這樣做了。今年7月中旬,沃爾瑪宣布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300間超市,以2到5磅一包的形式售賣「醜蘋果」。早在4月底,沃爾瑪已經開始在德克薩斯州的400間超市售賣「醜薯仔」。當然,有許多地方的小超市,乃至本地集市、農場墟市,很早就已經開始這樣做。

政策層面也有改變,加拿大魁北克省從今年7月底開始,廢除原本對醜陋蔬果的上架限制,允許那些有「不正常物理特征」的蔬果出現在商店中。當地政府說,這是為了減少食物浪費。

而在大超市和政策之外,食物生產行業內部,其實也一直在想辦法自我消化這些「醜果」,盡量讓它們派上用場。例如美國的 RC Farms 農場五十多年來用醜果和收集來的廚餘餵豬,至今已餵養了2500頭豬,節省了800噸飼料。食物加工業也是「醜果」的好去處,例如果汁、果醬、罐頭廠等,都是不介意蔬果本來面目的行當。不過,用來餵豬和進入食物加工業的蔬果,價格都不會太高,若再減去採摘、儲藏和運輸的成本,要怎樣讓農夫不虧本,也還是個難題。

致力於利用「醜果」價值的 NGO 在不同國家做着努力。例如創辦於美國加州的 Imperfect,就從農夫手中收購「醜果」,然後低價賣給三藩市灣區的過千個散客訂戶。這些訂戶自然都是認可食物不可浪費,「醜果」不應受歧視的消費者,也確實節約了購買成本。Imperfect 的聯合創始人 Ron Clark 就說:「我們在重新定義食物的美。」

而在法國,由 Tristram Stuart 創辦的 Feeding the 5000 活動則更進一步,直接把各處收集來的「醜果」加工成美味的法式大餐,免費請人吃飯,就像機構的名字一樣,要以這些原本被浪費的食物餵飽5000人。在巴黎共和國廣場用1100磅「醜薯仔」做的6100份法餐,一度使 Tristram Stuart 登上《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名揚四海。

還有很多種拯救「醜果」的方式,最簡單的,就是當你在超市見到不是那麼圓潤光亮的西瓜時,也不要介意買下它。它們只是長得有些奇怪,和那些美麗的「一等品」一樣,它們也能填飽飢餓的肚子。

3600
據香港 NGO 惜食堂統計,香港每天有超過3600噸的食物被棄置,其中不少仍可食用,有 NGO 利用回收和剩餘食物製作出2313萬份愛心飯盒。

聲音

長得醜的蔬菜水果不僅完全可以吃,(吃掉它們)還對地球有好處,要讓人們理解這一點還是非常非常難。

美國食物回收公司 Hungry Harvest 主管 Evan Lutz

農場主不會願意得罪零售商。他們不會用《1930年易腐爛農產品法》來對付 Safeway、沃爾瑪或是 Costco 這種大超市,因為如果這樣做,下次這些超市就再也不會向他們進貨了。

美國 NGO Imperfect 聯合創始人 Ron Clark

饑荒與浪費食物是兩個問題,但可以通過同一個辦法解決。

售賣「醜果」的英國超市主人 Doug Rauch

來源:國家地理雜誌衛報CBC華盛頓郵報Fortune

(原文刊於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916-dailynews-ugly-food-wast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