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16年絕食之後,她被支持者拋棄

2016年8月9日,44歲的印度抗爭者莎米拉(Irom Chanu Sharmila)吃下16年來第一口食物──一點蜂蜜,結束了她以整個青春締造的鐵娘子神話。她決定參選家鄉曼尼普爾邦的省議會選舉,競選首席部長。

16年前,28歲的莎米拉在曼尼普爾邦首府英帕爾(Imphal),親眼目睹士兵射殺11名無辜平民。兩天後,她決定效仿甘地,絕食抗議為軍人脱責的《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案》(Armed Forces Special Powers Act)。這項法律制定於1958年,至今仍作為印度政府鎮壓東北地區分離組織武裝活動的法律依據。

我決定於8月9日結束長達16 年的絕食抗議,並以獨立參選人身分角逐2017年省議會選舉。

莎米拉(Irom Chanu Sharmila)

長達16年的絕食抗爭並沒有令政府廢除這項法案。莎米拉則在16年中,成為曼尼普爾各抗爭組織的象徵、精神領袖,甚至是「神」。

然而16年後,她決定停止絕食的一刻,迅速從神壇跌落,遭到質疑、割席和指罵。憤怒的人們拒絕開門接納在醫院被鼻管灌食了16年的她,原本為支援她而成立的組織宣布與她劃清界線,「背叛」、「失望」,成了她新的關鍵詞。

絕食讓她成為「良心犯」

莎米拉因長期絕食,被國際特赦組織稱為「良心犯」,還曾獲得2005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在印度,法律規定絕食違法,可被控「絕食企圖自殺罪」。莎米拉2000年11月5日開始絕食,在當年年底被捕,2014年8月被法庭下令釋放,3天後因為繼續絕食再次被捕。2015年1月23日,她被釋放剛滿一天,又因絕食被捕,2016年3月28日,相同的情況再度發生。她在法庭上始終堅持自己進行的是非暴力抗爭,而不是自殺。

她的絕食是不吃飯,不喝水,甚至不願讓水沾濕嘴脣,在醫院一直堅持用乾燥的棉球清潔牙齒,不刷牙,不剪指甲,不洗頭。她被拘禁在英帕爾的一家醫院,每天被護士通過鼻子上的導流管強行灌入營養液。她堅持只要《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案》一天不廢除,她就不會停止絕食。

而這項印度政府始終不肯讓步的法案,與莎米拉出生地曼尼普爾邦的歷史有關。曼尼普爾邦有為時超過2000年的獨立歷史,到1949年才重新被印度統治。曼尼普爾邦地處印度東北部,與印度大陸聯繫脆弱,大約有40多個要求自治的武裝組織。

1958年制定的《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案》,把曼尼普爾邦、阿薩姆邦以及各邦與阿薩姆邦接壤的20公里以內地區定為「動亂地帶」。在「動亂地帶」,印度武裝部隊可以自由使用武力而無需承擔法律責任。1972年,印度國會更將這項法案的使用範圍擴大到整個東北地區。

就是因為這項法案,莎米拉當年目睹的射殺平民事件中,開槍的士兵被免除所有法律指控。

結束絕食,跌落神壇

「政治太骯髒了,人盡皆知。」莎米拉在8月9日的記者會上說。

儘管如此,她強調自己作為「革命的真正化身」參選,將成為曼尼普爾邦少有的誠實政治聲音。她的朋友、人權活動人士洛通巴姆(Babloo Loitongbam)指莎米拉轉投政界,是為了將抗爭帶到一個新領域。

但結束絕食後,困難接踵而來。首先是她還未能正常進食,16年沒有進食導致她的身體很難消化固體食物,需要慢慢恢復。比這更嚴峻的是,她的支持者不再接納她。

8月9日在記者會上吃下第一口蜂蜜後,她由醫院人員帶領尋找新的住處。原本她準備暫居在同樣抗議法案的 Thiyam Suresh 家中,但到達之後,被附近居民指責背叛抗爭,反對任何人接納她入住。莎米拉只好無奈離開,又前往家人住處,但家人也因畏懼反對聲音而不能接納她。她去到一座寺廟尋求暫住,但寺廟表示因為「安全原因」,不能讓她入住。

最後,她只能回到監禁了她16年的醫院。她傷心異常:「我曾希望從孩子的手上接過食物,我還用本地語 Poumen 為人們寫了一首538行的詩。現在看來,我的夢碎了。」

一天後,印度紅十字會表示,願意接納莎米拉,可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但前提是,她居住期間不能參與政治。

莎米拉最終選擇留在醫院。

2008年成立的「保護莎米拉組織」(Sharmila Kanba Lup)發表聲明,指莎米拉結束絕食的決定令他們感到「失望」,指責政府對莎米拉洗腦成功,令她想要進入政界。該組織說會撤下所有莎米拉的海報,與她劃清界線。而當地分離組織 Manipuri separatist organization Alliance for Socialist Unity 更呵斥莎米拉不應與男友結婚,懷疑她英印混血的男友是否真有印度血統,還有支持者懷疑莎米拉是受男友「誤導」才結束絕食。

面對這些批評,莎米拉絕望地說:「現在我覺得,對他們來說打死我才是最好的。死於絕食和被打死的分別很大嗎?他們想讓我作為一個永遠的殉道者。」她在接受 BBC 訪問時,眼含淚水,指自己已經受夠這種生活,「他們寧願我作為一個殉道者死去,也不想我活着。」

她絕望流淚的短片在網絡上傳播,也引來不少網友聲援,紛紛呵斥那些拋棄她的組織「利用她的抗爭去滿足自己狹隘的運動敘事,卻忘記了一個真實的人所承受的苦難」。還有網友指責,這些組織所期望的只是讓莎米拉的絕食成為一場永不結束的抗爭真人秀。

多名印度寶萊塢演員公開表示支持莎米拉,願為她提供住所。人權組織 Narmada Bachao Andolan 的創始人邀請她加入「人民的運動」。各政黨則希望她能帶來選票和議席,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以及新興的百姓黨(Aam Aadmi Party )都邀請她加入。

莎米拉曾說,她若參選失敗,就會選擇與男友結婚。而印度一份月刊雜誌的女編輯、32歲的 Arambam Robita 則已經自發接力莎米拉的絕食活動,同樣為抗議《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案》。

「在莎米拉結束絕食後,曼尼普爾民眾希望有人來繼續她的抗爭。所以我決定延續這場運動,以示對民眾意願的尊重和實現莎米拉的意志。」Robita 說。

1528
自2000年以來,有1528人死於莎米拉所抗議的《武裝力量特別權力法案》(Armed Forces Special Powers Act)之下。

聲音

她沒有準備。她在政治上欠缺經驗。印度的政治與其他地方全然不同。你可能主張正確,但還是會輸。

《英帕爾自由新聞》(The Imphal Free Press)主編 Pradip Phanjoubam

我們會從所有海報上拿掉莎米拉的名字,她跟我們再也沒有關係了。她太讓我們失望了。

保護莎米拉組織成員 L Madhu Laima

當地的曼尼普爾人把我當作了神,但我也是正常人,想過上普通人的生活。即使我結婚了,我也永遠不會停止社會工作。

莎米拉

曼尼普爾邦

是印度東北的一個邦。該邦成立於1972年,東以緬甸為界,西與阿薩拇邦相連,南以米佐拉姆邦毗連,北同那加蘭邦接壤,過去曾經是阿薩拇邦的一部分。在曼尼普爾語中,該邦名稱本意為「珍珠城」。主要宗教為印度教和基督教,少數人信仰伊斯蘭教。曼尼普爾以前一直都是獨立的王國,有着2000年以上的歷史,印度和緬甸的主要通路經過曼尼普爾邦,以前土邦大君徵收關費,曼尼普爾比印度東北的其他地區富有,因此維持了幾百年的獨立。當大英帝國佔領了印度後,曼尼普王國併入英屬印度。當地政府1947年擺脱英殖民之後,1949年重又被印度統治,為中央的直轄區,於1972年從阿薩姆邦分出建立。曼尼普爾邦居民在近幾年時間內一直在尋求脱離印度獨立建國。(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來源:The HinduGlobal VoicesHuffington Post紐約時報

(原文刊於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29-dailynews-fast-for-16-year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