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8年迎來特朗普時代,美籍港人:有一刻真的想過回香港

「我之前一直說,如果特朗普真的選到總統,我都還是回香港好了。」在共和黨人特朗普宣布當選美國總統44個小時後,24歲香港女孩李青蔚在加州洛杉磯的家中對記者說。

加州選民在一夜之間夢醒

她在香港出生,中三那年,全家移民美國。2008年,她攜綠卡正式移居洛杉磯。6年後,她成為擁有投票權的美國公民,在今年大選,她把人生的第一張總統選票投給了民主黨人希拉莉,成為藍色加州5,488,261張希拉莉票之一。

希拉莉在加州得到61.5%選票,遠超特朗普拿到的33.3%。而在李青蔚的個人生活圈子裏,父母、親戚乃至幾乎所有的同學朋友,都是民主黨的忠實擁躉。大選當日,她在電視、google 持續追蹤每一州的選情進展,愈看愈心驚:「嘩,愈來愈紅嘅,大佬!」

幾個小時後,特朗普在紐約發表勝利演說。李青蔚的窗外,洛杉磯一如其他多個城市,迅速爆發抗議示威,更有人重提加州獨立……

「我真的好難相信一個這樣的人會當選,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青蔚說。

她身邊的人都和她一樣,一直以為希拉莉會贏,因為身邊的人都支持民主黨,而且希拉莉的民調數字大部分時候領先。特朗普宣布當選一刻,她身邊不同種族的朋友都表現得很詫異。大家都在問:「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有人選特朗普這樣的人做總統?

「人格有問題也能當選」

在投票日之前,她曾不止一次對朋友講過,如果特朗普勝出,她就要回香港。「因為我好害怕,覺得好恐怖。特朗普那種崇尚白人主義,到時候會不會將我們這些少數全部趕出去呢?」

早在初選階段,李青蔚就已經堅定支持希拉莉。她覺得民主黨的桑德斯太過理想化,不可能在擁有大量保守選民的美國贏到選舉。而特朗普對女性、拉丁裔和穆斯林的歧視言論,讓她覺得這個人「太不正常」,不僅得罪了所有能得罪的少數族裔和弱勢羣體,還「逃稅」長達18年,「連人格也有問題」。特朗普在政綱中說要趕走所有非法移民,她也覺得很不現實,「趕所有墨西哥非法移民回去,那那些技術要求低的工作誰來做呢?農業靠誰支撐?整個經濟都會崩潰」。

她認真看完了特朗普和希拉莉的三場電視辯論,前者在第三場辯論中形容希拉莉為「nasty woman」(毒婦),那一幕徹底激怒了她:「你就算不同意對手講的話,也不應該這樣說,之前又說人家環球小姐是 Miss Piggy 和 Miss Housekeeping,真是受夠了。」

早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她就已經為希拉莉在民主黨初選中輸給奧巴馬而難過:「一個咁叻嘅女人,點解會輸呢?」今年大選,她因工作關係,早在投票日一周前就已寄信投票給希拉莉了。結果,她救不了希拉莉。

價值逆轉 少數族羣陷入恐慌

不管李青蔚多麼震驚、憤怒、不情願,特朗普時代正式來臨,包括她在內的每一個美國人,以及全球的新聞記者,都要開始習慣「President Trump」(特朗普總統)這個稱呼。

曾被特朗普以輕佻、對立、攻擊性的言語問候過的女性、墨西哥裔、穆斯林、非法移民,乃至亞裔、非裔以及LGBTI羣體中,有不少人開始陷入恐慌。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上,亞裔與同性戀者遭當街指罵甚至攻擊的故事未知真假,但已開始瘋狂傳播。而這一切,與特朗普在9日凌晨的勝利感言顯得格格不入:「這個時刻到了。我向這片土地上的每一位公民承諾,我會做一名為每一個美國人服務的總統……這場運動屬於所有美國人,來自所有種族、宗教、背景和信仰的美國人。」

種族矛盾,是李青蔚認為特朗普能贏得選舉的重要因素。她所居住的加州,在去年12月發生了震驚全美的加州槍擊案,兩名追隨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巴基斯坦裔槍手殺死了14名美國公民。案件發生後,特朗普公開表示美國應全面禁止任何穆斯林入境美國。到了今年6月,釀成50人喪生的奧蘭多槍擊案槍手馬丁被指父母都來自阿富汗;7月至9月,又有多名非裔美國人被白人警察開槍擊斃,繼而激發非裔美國人殺警報復。

而在這次大選中,出口民調顯示58%的白人都把票投給了特朗普,而65%的亞裔和拉丁裔、西班牙裔,以及高達88%的非裔選民,都投給了希拉莉。

排外情緒和保護主義抬頭

「這幾年好多槍擊案,種族之間矛盾愈來愈多。」李青蔚嘗試理解特朗普支持者的想法:「投給他的主要是中南部的選民,那些地區較為傳統,他們看見很多新移民,會很害怕。」

她同時指出,這些地區在後工廠時代失業率高漲,「整個村的人都沒有工作,好自然會民怨沸騰,特朗普至少答應他們會把製造業工廠搬回美國」。如果身處其中,她覺得自己說不定也會投票給特朗普。

而希拉莉的女性身份,在她看來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在那些保守派白人男性心中,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所以不會投給一個女人。」她說,「但對我來說,正因為她是一個女人,我才更願意投給她,因為我也是一個女人。」

就她自己分析總結的這一系列原因來看,她可以理解特朗普拿到很多選票,但她始終認為,只有民主黨堅持的那一套政綱,例如反槍械、廢死刑、提高女性地位等,才是「世界大勢所趨」,更適合美國未來的發展。

憤怒和抗議來得比想像中快

實際上,從個人成長經驗來看,在民主黨佔絕對多數的加州,2008年移民時正巧趕上奧巴馬當選的李青蔚,在這位民主黨總統的8年任期內,確實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她形容自己剛到美國時,在加州一間公立中學讀書,學校受到金融海嘯衝擊,不僅要取消許多出遊計劃,甚至要裁減校內老師。但在奧巴馬8年任期內,當地經濟得到恢復,她也得到公費,修讀了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期間還被派到首都華盛頓實習,親眼見過奧巴馬本人。

「我經歷了整個奧巴馬任期,他令美國失業率跌到4.9%,是一個能人。」她希望奧巴馬的施政,可以由希拉莉延續。不過,選舉結果公布後,希望頓成泡影。部分洛杉磯人自9日晚就開始徹夜抗議,抗議持續三晚,行動中至少385人被捕。憤怒的選民堵路、哭喊,在馬路中間放鞭炮,向警察擲水樽。有警察受傷,但這絲毫無助平息選民的憤怒。

「我沒想過抗議來的這麼快。」李青蔚說,「這是美國第一次因為總統選舉結果而產生這麼大範圍的抗議,史無前例,社會嚴重撕裂。」她明白抗議者為何如此憤怒,因為她自己的心情也十分低落,需要時間去適應,也真的覺得現行的選舉人制度有問題。但她又覺得,在這件事上,抗議除了發洩情緒之外,其實是沒有用的,改變不到結果。

「加獨」呼聲雖高  但成功機會渺茫

在抗議之外,作為全美最大經濟體的加州,也開始有更多人關注一個自2015年開始熱議的話題:加州獨立。特朗普當選無疑成了藍色加州有可能邁向獨立的催化劑。加州經濟實力不僅領先全美,甚至超過法國,2015年,加州的GDP若列入全球排名,足以成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

李青蔚自言十分理解「加獨」者們的心情,在聯邦制下,強者加州要接濟其他州份,如今又要被迫接受紅色陣營的「狂人總統」,自然會想分離。但她和朋友認真討論過這個選項後,又只能接受現實:「加州獨立的可能性真的不高。」根據美國憲法,若加州要獨立,要提出修正案在國會兩院都獲得超過三分之二的支持,還要獲得全國50個州當中超過38個的支持。「現在共和黨繼續控制住國會兩院,就算這個法案在州議會能通過,在國會有可能通過嗎?」

抗議沒有用,獨立不可能,和不少普通美國市民一樣,李青蔚在傷心之餘,只能接受特朗普當選的現實。至於之前想過返回香港,冷靜下來之後,她又覺得仍未至於到這一步。

現實的原因是,她剛剛開始一份新工作不久,如果辭職會很可惜。而從長遠來看,「我不是墨西哥人,又不是穆斯林,也不是非法移民,我的醫療保險也不是Obamacare。嚴格來講很難搞到我。」她說。除非經濟大衰退,或者特朗普要派兵去和其他國家大開戰,否則她仍會留在美國繼續生活,靜觀其變。「雖然還不清楚特朗普當政對我們普羅大眾的影響會不會很多,但其實就算共和黨人做總統,生活還是要繼續過的啦。」

 

「香港有梁振英 美國有特朗普」

至於在網絡上成為熱話的移民加拿大,她相信會有人因為恐懼而這樣做,但她自己有另一層考慮,就是加拿大作為一個福利主義國家,稅收不可謂不重。「你移民過去是不是就能生存?其實沒有人知道。」

不回香港,留在美國,她覺得自己起碼還可以寄望於下一次大選。大學修讀政治學的她,明白兩黨政治長久以來都是各做八年,換言之,特朗普連任機會頗高。她不由自主對比起香港和美國的景況,「當初梁振英選到(行政長官),搞到今天香港社會這麼撕裂,特朗普也差不多。我不覺得他能解決到社會撕裂的問題。我不看好他,我怕他不知道搞點什麼出來。」她期望4年之後的2020年大選,美國人可以選擇一個更好的總統。

(原文刊於明報周刊網站,http://bkb.mpweekly.com/%E5%9F%8E%E5%B8%82%E7%84%A6%E7%82%B9/%E7%A7%BB%E6%B0%918%E5%B9%B4%E8%BF%8E%E4%BE%86%E7%89%B9%E6%9C%97%E6%99%AE%E6%99%82%E4%BB%A3%EF%BC%8C%E7%BE%8E%E7%B1%8D%E6%B8%AF%E4%BA%BA%EF%BC%9A%E6%9C%89%E4%B8%80%E5%88%BB%E7%9C%9F%E7%9A%84%E6%83%B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