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戳破「完美泡泡」,被一場公投改變人生的英籍港人

今年6月22日,英國脫歐公投前一日,3年前移居倫敦的英籍港人羅元暉在 Facebook 寫道:「對我來說,英國和我的家鄉(香港)一樣,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他寫下一大串希望英國留在歐盟的理據,以#strongerIN #Bremain(強烈支持留歐)做文章結尾。

而其中另有兩句關於香港,一句是:「在英國,你不僅有無盡的成功之路,還有司法體系的守護,而你不會明白這有多麼珍貴,除非你來自一個沒有這些東西的地方。」另一句留在文末,在那之前,自嘲為離地中產的尖子生羅元暉,要講述一個見證「完美泡泡」破滅的雙城故事。

留學英國  平步青雲

脫歐公投已經過去將近半年,初夏,香港時間6月24日,脫歐派以51.9%的得票率壓倒留歐派,不少年輕人上街示威,抗議支持脫歐的老年人斷送了自己的未來。

21歲的羅元暉也遭遇了這種世代差異。他有幾位六七十歲的叔叔四十幾年前移居英國中部,是堅定的脫歐支持者。而在爭吵中理解這幾位叔叔的過程,對他來說,可能正是他被迫跳出精英小圈子的第一步。

他從小就是尖子,是精英。父母都擁有英國國籍的他,一出生就是英國公民,但直到中學從拔萃男書院畢業,他才決定自己一個人去英國發展。他小學跳級讀男拔附小,中學在國際教育文憑試滿分45分中取得43分,17歲創辦社企,又獲全額獎學金赴英國修讀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畢業時成為LSE史上英國與歐盟政治科目的最高分獲得者,連教授都讚歎,沒想到讀英國政治讀得最好的,會是個香港人。今年畢業,他加入麥肯錫倫敦總公司,成為商業顧問,住在倫敦中心的中心,泰晤士河畔,倫敦大橋邊。

幻想破滅  當街遭白人指罵

在他所住的區域,民調顯示,人們壓倒性支持留歐。「倫敦是精英的泡泡,而我這間公司,是大泡泡裏的小泡泡。有同事同我講,全公司沒有一個人是投給脫歐的。」沉澱過後,羅元暉總結脫歐公投結果,不停講到「泡泡」一詞。他的公司會對外誇耀,僅倫敦總公司就有80幾個種族的員工,並視之為多元文化包容的象徵,引以為豪。但在脫歐公投後5天,居英三年的羅元暉就遭遇了此生第一次被人當街指罵,內容是絕對的種族歧視,地點還是在倫敦唐人街附近。對方是個素未謀面的英國白人:”Fuck off Chinglish!”

「公投結果打破了倫敦的泡泡,好多人覺得主流社會都認同他們心裏的歧視,那就乾脆走出來,大聲地歧視我們。」羅元暉說。他分析,脫歐派的宣傳導致許多英國人混淆移民政策和難民政策,以為英國接收了大批的難民。但最初幾日的憤怒之後,他逐漸發現脫歐陣營並不等於種族歧視,例如南部雖然也有許多人支持脫歐,但更多是基於對英國主權與國族主義的捍衞。

精英階層與大眾看法脫節

回到他幾位叔叔的立場,爭吵過後,他也發現這些支持脫歐的香港移民並不是種族歧視。他們之所以覺得後來的移民會影響英國經濟,不僅是因為真的不想讓歐洲身份認同壓制英國人的認同,還因為自己當年很辛苦才拿到英國身份,而「你班友仔就咁坐晒船仔過來,俾人救咗,就有國籍,好唔公平」。

在公投結果出爐的那晚,羅元暉看着電視上不停滾動的民調數字,震驚之餘,想起了自己的政治系教授在去年11月說過的話。這位全球研究歐盟政治數一數二的教授,早已預期脫歐陣營會贏,他說既得利益者階層的看法已經與大眾脫節,脫歐陣營在草根階層的動員能力又非常強。「我當時覺得他亂講。」羅元暉說。脫歐成功的結果公布後,他在一夜之間明白,自己在朋友圈子和社交網絡見到的新聞,永遠是「自以為是主流」的意見,「當脫歐發生的時候,我們才發現自己生活在這樣一個離地的精英泡泡裏」。

一場公投  改變年輕人去留

公投後不久,他的幾個德國、意大利朋友已經紛紛離開英國。對於這些年輕人的選擇,羅元暉很能理解。首先,脫歐意味英國有可能離開歐盟的單一市場,而這些人本來的優勢就是在英國公司做歐盟生意,一旦英國離開單一市場,他們就再看不到事業前景。而即使英國留在單一市場,社會上反歐盟的聲音和種族歧視的氣氛,也總讓人覺得英國不喜歡歐洲人。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下一個離開的可能就是他,不過他的公司合約未完,還有六年才能走。脫歐公投所打破的,不只是精英的「完美泡泡」,也把英國對他最大的吸引力打破了。他曾經真的想過扎根英國。那時,香港的境況讓他充滿無力感,他2012年組織全港中學生議會聯盟參加反國教運動,2014年透過香港海外政治聯盟佔領倫敦的中國領事館街,但這做一切徒勞無功,改變不到社會。香港多個政黨曾向他招手,但他全部拒絕了,因為他認為香港沒有一個政黨能代表到他的聲音。

那時候的英國,則是一個「好完美的泡泡」,不僅在文化上擁抱多個種族和移民,還能接通歐洲不同國家的市場,繼續發展他的社企事業。脫歐公投,改變了這一切。

別為英美哭喪 香港處境更糟

「我意識到自己不屬於這裏(英國),種族分隔,在根柢裏仍會存在。」他說。而香港的變化,每一天都在拉他回來。「我時常覺得很內疚,我不停關注香港的事,十年內一定要回到香港,至少做社企,可以改變部分基層港人的處境。如果我們這一代離開香港,那就是拋棄了那些沒有實力離開的基層市民。」

「許多人說世界在轉向,英國脫歐、美國大選、法國的國民陣線(註:極右翼政黨)又獲得高支持率,但其實最無力的還是香港。」他說。訪問進行到此處,已經是英國時間凌晨一點,但說到香港,他的聲音還是格外激動起來:「香港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制度,這種無力感實在太強了!就算美國投了特朗普出來,起碼下一屆可以投走他。」

而回到最初,在那條6月22日寫下的 Facebok 貼文中,羅元暉寫的關於香港的第二句話是:「我希望你們能投留歐,但我也支持你們表達意見的權力,因為講到尾,這權力正是我的城市(香港)今天仍在爭取的事。

(原文刊於明報周刊網站,http://bkb.mpweekly.com/%E5%9F%8E%E5%B8%82%E7%84%A6%E7%82%B9/%E5%A4%B1%E8%90%BD%E7%9A%84%E4%B8%80%E4%BB%A3%E4%B9%8B%E4%B8%89%E8%84%AB%E6%AD%90%E6%88%B3%E7%A0%B4%E3%80%8C%E5%AE%8C%E7%BE%8E%E6%B3%A1%E6%B3%A1%E3%80%8D-%E7%95%99%E8%8B%B1%E5%B0%96%E5%AD%9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