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即原罪? 專訪「字幕大神」:字幕組總有一天會消亡

「心臓を捧げよ!」,《進擊的巨人》中,艾連與米卡莎誓進入調查兵團的宣誓動作,中日動漫迷都懂,全靠字幕組。

4年之後,來自全球的動漫迷再次被日本漫畫家諫山創點燃熱血。《進擊的巨人》第二季,4月1日開播,已至第4話。網絡時代有大神義務翻譯,打破語言隔閡。

4月26日,「諸神字幕組」的網站已經可以下載到《進擊的巨人》第二季前四集中日雙語字幕1080P高清原片。參與字幕製作的「諸神」成員有日文聽寫曉柒柒,翻譯domiF,日文校對zwx,翻譯校對Naga,時間軸歪歪,壓制Lax。沒有人為此收一分錢。發布不到24小時,已經有10771人瀏覽這個頁面,但在組長玉米看來,不算多。

「我已經做好了字幕組有一天會死的準備」,「諸神字幕組」組長,26歲的玉米說。

去年9月,日本警方逮捕「澄空學園字幕組」的兩名成員,二人在字幕組分工中負責翻錄電視畫面,提供片源。今年2月,又有一名中國字幕組成員因為同樣的原因在京都被捕。據日媒報道,字幕組涉嫌違反日本的《著作權法》,一經定罪,可能面對10年以下的刑期,及1000萬日圓(約71萬)以下的罰款。

這些人義務為網民提供原片,或解說,或翻譯字幕。正如台灣網絡紅人「谷阿莫」近日被片商控告,在一些人眼中,「侵權」二字是字幕組誕生第一日便背負的「原罪」。

在北京成長,輸入文化的日本作家百元籠元曾於2014年分析,日文稱作ファンサブ的「字幕組」正在衰退,主因是中日媒體的交往開始頻繁,土豆在2011年合法購入正版動畫,滿足一些主流動畫迷另外日本動畫的數量大幅上升,題材偏宅,同時亦橫向發展,字幕組不知譯哪一

另一原因,萌系ニコニコ動画頻道 (直播頻道)的興起,中國宅迷多了與日本人互動的機會。中國宅人開始討厭只在電腦前看字幕組翻譯的動畫,他們有「想與日人互動」的想法。

落花無語,「諸神」組長玉米很清楚,字幕組的黃金時代早已過去。

:字幕組餵養了我的青春

在華語地區,最早的字幕組可以追溯到2001年,今日的香港動漫迷、日劇迷可能不知,當年香港本地字幕組Ani Comic HKG動漫組名盛一時,曾以繁體字幕佔據中國大陸動漫迷的電腦硬碟。至2005年,大批字幕組在網絡興起,2008年2月,「諸神」成立。

「諸神」成立3年後,當時大學二年級的玉米加入。她從小喜歡日本動漫,啟蒙作是不少人的童年回憶:《名偵探柯南》。在電視上看柯南不過癮,小學生的她買了日語中字的DVD,在略通日文的父母幫助下,一個單字、一個單字地學日文。

大學二年級,她發現了另一個看動漫學日文的好地方,那就是「諸神」。「諸神」堅持製作中日雙語字幕,這意味着成員必須聽寫每一句日文台詞。2011年加入以後,她的「新人練手作」是老牌動畫《四驅兄弟》,接着,5月做《未聞花名》(又譯《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9月成為「諸神」的領袖,10月做《罪惡王冠》,第二年4月做《夏目友人帳》。

1235

(「諸神字幕組」提供)

後期,玉米的興趣從日本動漫擴展到日劇、日本電影、NHK紀錄片。一個稍有些資歷的日本動漫迷、影劇迷,總能在玉米的翻譯作中發現自己看過的作品:《鋼之煉金術師》、《黑執事》、《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序+破+Q+AIR+DEATH》、《千與千尋》、《龍貓》、《秒速5厘米》、《言葉之庭》、《白色巨塔》、《海女》……有網友說,字幕組餵養了她的青春。

「在比較正常的工作狀態下,我一個星期需要花15到20個小時在做字幕上。」玉米說。直到大學畢業,成為一間大公司的編輯,她仍用週末時間持續着這樣的免費翻譯工作。

實際上,和另一些搶首發、搶熱點的字幕組相比,「諸神」不要求成員徹夜工作交稿,已經是相對講究「二次元工作不影響三次元生活」的組。玉米成為組長後,最看重字幕的質量,規定每組必須有兩個較為資深的負責人和校對,其餘工序則由報名的組員共同完成。

一集字幕的製作需要片源、壓制、翻譯、校對、時間軸和發布多個工序,如果一個成員只負責其中一部分,則需要6至8人才能完成一集。以一集25分鐘的動漫作品為例,從拿到片源到發布成品,中間需要8到9個小時。在「諸神」的全盛時期,即2012到2013年,約有12個小組同時運作,每組5到8人,全組同時製作10部動漫和日劇,還有不定期的劇場版。

當年近百人的規模,到今年,「諸神」只剩約40名活躍成員。

12351235

製作工序圖(「諸神字幕組」提供)

「侵權的人那麼多,你搞我們幹什麼?」

儘管被網友奉為「大神」,玉米清楚知道,他們做的事情是侵權的。去年9月「澄空學園字幕組」兩人被捕後,「諸神」在日本的片源負責人也不幹了。

「他們不敢了。」玉米說。

原本組裡就只有一兩個在日本的成員負責錄製,現在不敢錄了,只好改用別人錄好的片源。玉米說,歐美網絡圈有固定的片源壓制組,相當於一個BT發布聯盟,會定時發布一些共享的片源,俗稱「生肉」,「並不知道是誰錄的,反正用就是了」。各國字幕組下載片源後,再各自翻譯出各種語言的字幕,產生普通人也能入口的「熟肉」。

用這些非自己錄製的片源做字幕,「諸神」會在影片字幕標明來自哪個壓制組。而每一條「諸神」發布的影片,都有「僅供試看」字樣。

這樣就能免罪嗎「其實並沒有用」,玉米坦白說,「都是習慣性加上去的。那個壓制組其實也是侵權的。」

近日台灣輿論熱議的新聞,也讓玉米意識到,「諸神」與侵權被告,只是擦肩而過。

4月24日,台灣電影發行商「又水整合」被媒體披露控告網絡紅人谷阿莫,指谷阿莫的「×分鐘解讀×電影」短片侵害電影著作權,其中就包括2014年的日本電影《Stand By Me 哆啦A夢》。「又水整合」當日告訴明周記者,谷阿莫的行為給公司帶來巨大經濟損失。

這部《Stand By Me 哆啦A夢》2015年在中國大陸上映,當年,「諸神」就因為製作這部電影的字幕收到了一封「侵權告知函」。發信方是天津與北京的兩間傳媒公司,信中說,該公司擁有電影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明確要求「諸神」立即刪除擅自侵權提供的電影連結,並保證日後不再發生同類侵權案件。

玉米憶述當年,口氣本來並不大在意。「其實這事情很簡單,他們要我們刪,我們就刪了,然後也沒什麼事。」直到記者告訴她,谷阿莫被控告正是因為這同一部電影,她才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她很快明白過來,類似谷阿莫與片商的爭執,在國內字幕組也有發生,只不過國內的片商與商業平台選擇了警告,而不是控告。她稍作思考,還是不太擔心類似谷阿莫的事情會發生在「諸神」身上,「畢竟我們流量太小了,一個正版視頻網站可能有十幾萬人去看,我們組可能就幾千人看,他們沒必要跟我們計較」。相比起來,谷阿莫是流量太大,「人紅是非多」。

她也承認,「這都是僥倖心理。槍打出頭鳥,侵權的人那麼多,你搞我們幹嘛?」

不過,自那次收到警告函之後,「諸神」組內開始有更多關於版權風險的討論。新海誠去年上映的《你的名字》,也有人說是字幕組在電影上映前放出免費資源,影響了票房。討論過後「諸神」決定,從今以後確定中國會引入、上映的正版日本電影,他們就不做了。

「還是謹慎一點」,玉米說。

字幕組背負法律風險,有人建議,最謹慎的做法,是做純字幕文件,不帶影片。但玉米認為,那樣做就「沒有意義了」。因為這就需要觀眾自己去尋找片源,但有這項「技能」和意願的人其實很少。更何況,在中國大陸,獲得外國影片有時還需要翻牆。

124235

「諸神字幕組」組長玉米。

玉米本人

初衷為興趣 「留下來都比較純粹」

然而,觀眾自己尋找片源的困難,正被商業平台一步一步消解。越來越多商業平台看準市場,買下熱門劇集的版權,甚至獨家播映權。姑且不論搜索引擎可能對正版內容有偏好,商業平台花大價錢買下某些關鍵詞,很容易就在搜索引擎佔據前幾位。而對普通觀眾來說,搜出來什麼,便看什麼,是很合理的選擇。

玉米很清楚這一點。動漫界對免費觀看字幕組作品的網民,有「伸手黨」的稱號,想看什麼,「伸手就拿」。「大部分伸手黨不會在乎是誰翻譯的。如果現在他搜一搜,出來一個正版的,他就會看正版的。」她說。

玉米甚至覺得這是個良性循環。「正版視頻網站開始買一些劇,對大家都好。對中國來說,早年看不到外國的片,所以把字幕組說得特別神。現在資源多了,有正版的就去看正版吧」,她意外地坦然。

記者忍不住問她,你這不是在呼籲大家不要看你們字幕組的作品嗎?

「無所謂啊。」她說,「花時間去做這個事情,首先是自我滿足。你要是想學日語,就來找我們。我們並沒有想去為大部分的人服務,我們是個小圈子,用戶黏性很高。」

當然也有成員不像她這麼想。她坦言,如果看作品的人少了,潛在的入組成員也會減少。記者追問她,看的人多少會不會影響成就感,她答「不會」,可旋即又答:「但還是越多越好吧。」

「諸神」並不是沒有和商業平台合作過。這些商業平台在引進國外影片時,也很明白最優秀、熟練的字幕製作人員在哪裡。「諸神」允許成員以個人身份幫這些正版的網站做字幕翻譯,但在「諸神」字幕組的作品中,絕不可以出現盈利模式,不能加插廣告。

這也是許多免費字幕組一直以來堅持的原則。因為字幕組的初衷是興趣,而不是盈利。「諸神」的唯一經濟來源,是向網友眾籌,以支付網站的服務器費用。每一分錢的來源及支出,在網站上都可以查到公開的報表。

「諸神」的出名,除了因為字幕質量高之外,還因為2014年,一名成員被發現為漸凍人(ALS)。當年,「諸神」參與關注罕見病的冰桶挑戰行動,卻意外收到成員「朝顏」大學同學的私信,對方告知,一直負責「諸神」《全職獵人》(HUNTER×HUNTER)翻譯工作的「朝顏」,就是一名漸凍人症患者。朝顏,本名周琳,自此之後被中國媒體做了海量的詳細報導,從小半身癱瘓的他,至今仍在負責《全職獵人》的翻譯工作。

213124

「諸神字幕組」網站

「選擇無償去做字幕的,不會有特別壞的人。」玉米說,「留下來的人,都比較純粹。」

做了6年日文字幕後,玉米辭去北京的工作,到東京修讀為期兩年的研究課程。她進入半隱退狀態,現在專注組裡紀錄片組的工作,尤其愛好NHK講中國的紀錄片,代表作有《中國危險食品》、《中國異變特別篇之反覆與泡沫》、《追蹤中國拐賣兒童現狀》、《北京大擁堵》等。她今年還沒有開始製作字幕,但很確信自己不會停下,會一直做字幕。

「要一直做到它自然消亡為止嗎?」記者問。

「對」,她答,「該死的時候,總會死。」

(原文刊於明報周刊網站,http://bkb.mpweekly.com/%E5%9F%8E%E5%B8%82%E7%84%A6%E7%82%B9/%E4%BE%B5%E6%AC%8A%E5%8D%B3%E5%8E%9F%E7%BD%AA%EF%BC%9F-%E5%B0%88%E8%A8%AA%E3%80%8C%E5%A4%A7%E7%A5%9E%E3%80%8D%EF%BC%9A%E5%AD%97%E5%B9%95%E7%B5%84%E7%B8%BD%E6%9C%89%E4%B8%80%E5%A4%A9%E6%9C%83%E6%B6%8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